入江家的兰妤

少年宵寐,老死天光。

【白起x你】浮生半日


#说是半日其实根本没有半日
#瞎瘠薄写写,算是党费
#假如这篇辣鸡玩意有人喜欢,请不要fo我_(:з」∠)_我超咸_(:з」∠)_可以的话给我点个心心就好_(:з」∠)_
#我流白起,肥肠ooc了
#能接受的话?
白起的告白随便的仿佛临时起意。

彼时是秋日的正午。他不再是年轻有为的特警,我也不再是某濒临倒闭的公司制作人,某平安京的阴阳师,某战国的审神者抑或某梦之咲的转校生。我们作为世间再普通不过的两个人坐在朝闻路上某家再普通不过的吉祥馄饨里,店内人声鼎沸,恰若一锅慢腾腾冒泡的名为尘世的粥。

白起垂眼捏着勺子慢慢搅动着他那碗冒热气的馄饨。兴许是热气熏的,他的脸染着一层薄红。

我盯着他那碗馄饨的眼神太过露骨,他抬起头看我,“你想不想吃我的?”

我摇头,又点头,“想尝尝看。”

他略微迟疑,最后还是从我的汤碗边拿走我的筷子为我夹了一个。我如法炮制,拿起他的筷子给他夹我的——夹了三个。

“我吃不下,你多吃一点。”

他拧眉,“你该多吃一点。”他如此评价,“你太瘦了。”

纵然心里一片心花怒放,我面上还是煞有其事的严肃道,“我真的吃不下诶。还有,你老是不好好吃饭,趁现在多吃一点免得身子垮掉。”

他复又垂下眼,可能是不太习惯这种尬尬的关心,这次连脖子都红了。

我吃他给的小馄饨。说实话味道和我自己的相差无几,但我还是配合的冲他笑,“哇这个挺好吃的,白起你眼光不错诶。”

他特别实诚的来拿我的筷子,“那你多吃一点。”眼神清澈又耿直。

我笑,“诶不是,白先生你怎么这么直男,我只是想夸你一句。”

他陷入沉思,接着不太确定的冲我道:“你也很漂亮?”

我直接笑倒在桌子上。

他注视着我轻声道,“我没在夸你,我认真的。”

我一下子噤了声,抬起眼睛看他。他的眼睛像是日本神社里温暖的古笼火,永远不会熄灭。

“嗯……”他垂下眼睛想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建设性的话,最后下决心似的抬起头,“我觉得你很漂亮。”

我点头,“我也觉得,谢谢。”

他拧眉,“所以,你懂我意思吗?”

我低下头,“吃饭吧。”

他以为这是我拒绝的表示,不安的搅他碗里的馄饨。汤里浮起的紫菜末乱的与他的心绪别无二致。

我一抬眼,看见他用“你没看我告别信”的受伤眼神看我,心瞬间软了下去,忙哄他,“不是,我没拒绝啊。我答应。只是你这个告白比较随便,我希望你郑重其事的对我说一遍。”

他松了一口气,脸同时红了个通透,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气结,同时暗自好笑,将他绞在一起的双手掰开放在筷子上。 “汤要凉了,快吃饭!”

评论

热度(59)